我的淚

1.梁淑冰被欺負的淚

        50年代的香港,重男輕女,我家有祖母、雙親、大哥、二姐、 三哥,到我,老四,再來兩個妹妹。
        從小,梁淑冰都乖巧、聰明,同時長得討人歡心。 就慘在活在重男輕女的觀念的社會。
        我祖母及爸爸,有事沒事都可以打我一頓。 大哥二姐也是常以打罵欺負我為樂。
        以前紙巾不普遍,梁淑冰被打後, 躲起來痛哭,最方便就是用裙子來刷眼淚。

        長大後,手上沒紙巾就像缺少了什麼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成年後,你不要讓梁淑冰在街上看到父母兄長打小孩。 見到的話,不管老白、老黑、老中,我一定上前救助那些可憐的小朋友們。 (因為在美國,成人打小孩是犯法的,他(她)們不敢說你多事)。

2.意大利情歌

        聽意大利聲樂,雖然聽不懂歌詞,但好些歌者,特別是女的,把情歌唱得像要把心肝掏出來般,我的淚就會不期然掉下來。

3.「亂世佳人」

        看經典電影,像「亂世佳人」女主角在農田幹活,抬首仰天發誓 時 …….. 男主角捉住富家女因戰亂而要養家至變粗糙的雙手 ……….. 劇終她追出門,沒身於霧裡時 ……

4.「鐵達尼」

        舊版「鐵達尼」,女主角在沉船後,在救生板上,最後放開已凍死的男主角的手,他的身子,一直往下沉落冰洋時 ……

5.「教父」

         第一集,老爸被殺後,子女首度一起晚飯,相討如何挑起教父之職時,妹妹一句:「 爸爸不在餐桌談公事 」……

6.黑眼圈

        創業美容後,很少狂哭,因為知道後果是要做10次眼部療理,還不一定補得上那已形成的 : 眼袋 , 眼皺 , 黑眼圈。

7.狂哭記錄:

a.師父過世

        我其中一個最親密,最重要的宗教導師的過世,我與她之間的密、貼、相應,她給我的教導,是很深很深的關係。從得悉她往生到出殯當天早上 ,我都很冷靜 ,還用我的相機四處取景 , 將全程像實錄般留影 。但到封棺那一刻 ,嘩,我自己也意料不及的狂哭起來 ……

b.沈伯伯

        2007年11月下旬,大德沈家楨,沈伯伯往生,我以為自己道行都有點根底,不哭是當然。沒想到,在出殯當天,還未到封棺,可以說是由開始了一半左右 ,我就痛哭 ,狂哭 ……

c.最後一條內衭

       當我幫她買最後一條內褲,因為已來不及先洗乾淨再穿上,我在用膠紙貼(Scotch tape)將內褲拈塵清潔時 ,一面粘貼 ,一面流淚 , 流淚,淚,淚,淚 ……

d.想她

        她離世後的第一週年,很難過,很傷感 。 沒想到,第二週年,更不可收拾 。

        想著她選擇了那種方式來結束自己的生命 …… 是百感交集 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悲哀,傷感,憐惜,也有點自責, 又是不可收拾的狂哭 ……

8.難過的眼淚

a.想爸爸

        我爸在我47歲的時候過世。我常常這樣想:很多人,生下來就沒有爸爸,或是年幼就沒有了爸爸,或者是青少年時,或者,20幾,30幾歲就沒有爸爸,我有爸爸到快50歲了,不已是很好了,很幸運了嗎? 而他更巳是80多歲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沒想到,在想爸爸的時候, 有時在花灑淋落之際,淚,真的下得很厲害 ……

b.蘇聯孤兒

        在美國版的「瑪莉加蘭」Marie Claire,大約在1993年左右,一篇報道,一張照片,就令我難過得要死。 話說蘇聯當時政治、經濟、民生都不好過。 圖片是蘇聯的一些孤兒孩童,無家可歸 , 寒冬睡在城市的陰溝大渠內。

c.窮孩子的帆船

        同樣在「瑪莉加蘭」雜誌上看到的(大約是1998年), 說小孩的玩具。文章就報導了在「加勒比海」貧窮島國 , 其中一個小男生自製玩具,一隻帆船。 材料是:爛人字拖鞋做船身船底 ,一支舊氣水吸管做船干,剪開棄膠水瓶身做帆。 男童黑黑的皮膚,大大的眼睛,拿著這艘帆船 ,彎身在海邊放船……

d.巴西孤兒

        當我還在香港生活的時候,1982年,曾在中文版的「讀者文摘」看到:南美洲、巴西,因為該國很窮,很多無家可歸的孤兒,要是教堂收留他(她)們,教堂就會被搗亂。
        要是他(她)們露宿教堂外,樓梯底,當地的警察就會在夜裡把他(她)們殺死。什麼人也擋不了他們的行為。
        於是這些孤兒 ,有小童 ,有青少年 ,都只得躲在陰溝水渠內為家避殺。

大約在1998年,我到巴西工作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大的衝擊,巴西性感美艷的超級名模,熱情刺激,多姿多彩,世界第一的嘉年華會,名勝古積,美麗舒適的豪華渡假海濱五星酒店,柔和的陽光,腳板底下踩踏著如粉細沙 ……

Plam Tree----棕櫚樹,無際休閑寧靜閃光的碧波 ……

問當地工作的人:還在發生嗎 ?

答案是:「是的 !」。

大約在2005年,還在聽到,情況依舊。

e.茫然前行

        1998年,9月,在中國,廣州,廣源路派出所門口,看到一個年約20、22歲,但被坎坷的生活折磨得看上去像25、26歲,高挑、瘦削、赤膊,穿破人字拖鞋的男子,他一步拖一步邁向我面前行著。

        我難過得要死了,我知道他潦倒好久了,他雖然往前行,但並非有方向而行,行到什麼地方後,也不會得到什麼的了。

f.賽浦路斯

        1997年夏天,我在地中海國家「賽浦路斯」工作。我初到貴境,慣性想多瞭解該國歷史,風土人情。我的代理商的妻子,當時在懷孕。她當時年約30歲,一頭黑綜彎髮,美麗動人、高挑、聲音甜美、性格很溫馴,做事有條不紊,對員工下屬很愛護。
        她告訴我,在她幾歲大的時候,有一天,她爺爺拖著她的小手說:「我們要走出屋外去! 」 一走出去,就永遠回不了故居舊家園。 沒有帶一件玩具,沒有帶一件衣物。

為什麼?

        原來「賽浦路斯」是一個橫型 , 扁扁的一個海島 ,「土耳奇」軍隊 ,拿著槍 ,指著島北所有「賽浦路斯」原居民,不許收拾任何物件,命令所有人走出屋外,走到島的橫下一半……

一直以來,要是「賽浦路斯」人民反抗,就是尋死,必死!

「賽浦路斯」人不得踏入島北佔領區 。

「土耳奇」軍兵人民,則可隨時進出島南。

全世界都知道「土耳奇」是侵佔了「賽浦路斯」,

可是沒有任何國家表態伸張正義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每天上班,從家中帶東西上車,從車帶東西上辦公室, 下班又收拾包包袋袋 …… 大包小包 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要我什麼都不許帶 ,一無所有的 走出我的家園 ,走去另一個新地方
        從此也不容許我再回到我的家 ……

歡迎您加入《梁淑冰粉絲俱樂部》

想瞭解更多詳情,請登陸 www.tinnybeauty.com